崩了!斯里兰卡恐推倒“脆弱经济体”多米诺骨牌

发布于 2022.07.11    长帆国际物流

深陷经济社会危机数月之后,斯里兰卡开始进入“权力真空”。

当地时间710日凌晨,斯里兰卡总统塔巴雅·拉贾帕克萨已通知议长阿贝瓦德纳,他将于713日辞去总统职务。当天稍早前,斯里兰卡总理办公室发表声明说,斯总理维克拉马辛哈愿意辞职。

79日,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爆发了近期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。示威者连闯总统官邸、总统办公区和总理府。

9日深夜,大批示威者纵火焚烧了总理官邸。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9日发布消息,提醒在斯中国公民加强安全防范。

79日,成千上万的斯里兰卡示威者突破防线,冲进总统府,总统仓皇出逃

▲当地时间79日,斯里兰卡科伦坡爆发近期最大规模游行示威,示威者冲入总统官邸

近几个月以来,斯里兰卡一直面临着外汇匮乏、物价高涨、供电供油紧张等问题,抗议者接连发起示威抗议,要求政府迅速解决国家面临的经济危机。今年59日,公众的愤怒和抗议活动迫使前总理马欣达·拉贾帕克萨下台,但随着时间持续,这场70年以来的最大危机并未得以好转,今年6月,斯总理维克拉马辛哈称“斯里兰卡经济已完全崩溃”。76日,他又告诉议会“国家已经破产”。

 

有分析认为,斯里兰卡的困境向世界昭示了,俄乌冲突正将一些脆弱的发展中经济体置于危险境地。一场俄乌冲突,不仅引发乌克兰周边国家出现难民潮,全球能源供应危机和金融市场动荡,还让一个看来毫不相干的、远在印度洋上的岛国成为了“震中”,而斯里兰卡可能不是最后一个“破产”国家。那么,接下来的,可能会是谁?

在谈及这波斯里兰卡危机的时候,大多数分析将之归因于新冠肺炎疫情、俄乌冲突、全球供应链断裂、能源价格飞涨、美联储不断加息等等,由此带来斯里兰卡旅游业受到重创、海外侨汇收入急剧缩水,以及代工企业萧条。

实际上,这些只是诱因,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斯里兰卡外债高、贸易与经常性账户长期处于赤字状态。它是典型的“双赤字国家”。

 

 

斯里兰卡欠外债不是一天两天了

它的外债额、外债偿债率自2013年以来一直居高不下。2018 年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将斯里兰卡的评为B2级或B级,认为该国的偿债能力较弱,一旦出现经济、政治问题或受到外部冲击,就会出现较高的外债违约风险。

就像脆弱的小苗,怎么经得起一点风吹雨打,更何况俄乌冲突与疫情叠加,形成的是暴风骤雨。

 

俄乌冲突将其推至悬崖

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斯里兰卡一直深陷于“经济死亡漩涡”之中,经济形势“眼见着一周比一周恶化”。

据报道,斯里兰卡大约有2200万人口,在药品、燃料等重要商品方面完全依赖进口。但在新冠疫情及俄乌冲突的双重冲击之下,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猛涨,让这个高度依赖进口的南亚岛国因外汇储备不足,导致燃油、煤炭、奶粉等生活物资严重短缺。

分析指出,斯里兰卡一步步走到彻底崩溃的境地,是由许多独特的情况和内因造成的。然而,这个国家令人震惊的大崩溃也与一系列更广泛、相互关联的全球现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比如俄乌冲突导致全球食品和能源价格飙升,将本已举步维艰的斯里兰卡推到了悬崖边缘。

 

在俄乌冲突爆发后,斯里兰卡一直努力避免因外汇储备下降而出现的债务违约。为了控制国内经济局势,政府决定提高利率,将货币贬值,同时限制了非必要的进口。除了提高借贷成本和将斯里兰卡卢比贬值,斯里兰卡前央行行长卡布拉尔还敦促政府限制进口电子电器、苹果产品等约300种非必要商品,并提高国内燃油价格和电价。

其实早在20203月,为了保留外汇储备,斯里兰卡政府就颁布了一个广泛的进口禁令,引发了关键性商品的短缺。超市里的奶粉、糖、扁豆和其他关键物资都实行了定量配给。去年,斯里兰卡政府曾为推行有机农业计划,禁止化肥进口,从而导致营养物质短缺,作物欠收并引发抗议,迫使政府在11月推翻了这一决定。

然而,519日,斯里兰卡仍然没能避开独立以来首次的主权债务违约。无法偿付7800万美元到期债务利息,引爆主权债务危机。据央视新闻报道,斯里兰卡当时的可用外汇储备不足5000万美元,而外债已经高达510亿美元,该国面临的经济危机至少还将持续两年。

在总理、总统双双宣布辞职下台前,这个国家的燃油几乎已耗尽,食品的通货膨胀率飙升到80%。由于燃油短缺,停电时间也在不断延长。今年3月,斯里兰卡开始实行每天停电7小时的措施。331日,斯里兰卡当局又宣布每天停电13个小时,严重影响民众的工作和生活。

 

到了上周末,斯里兰卡政府官员表示,所剩的燃料不足以维持公共汽车、火车和医疗车辆等基本服务,全国2200万居民被要求在家工作。据报道,斯里兰卡已宣布从710日起停止向普通民众出售燃油,成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首个“断油”的国家。

经济学家安柯·舒克拉说:“俄乌冲突加剧了打破斯里兰卡本已脆弱的外部平衡,加大了外部资金需求与可用资金来源之间的差距。”舒克拉还表示,在南亚,其他脆弱的国家包括孟加拉国、马尔代夫、尼泊尔,虽然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直接贸易和金融联系不大,但“价格上涨和供应链短缺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。”

有分析认为,斯里兰卡的危机也向世界昭示了,俄乌冲突正将一些脆弱的发展中经济体置于危险境地,并打击了数十年来数百万人为脱贫而进行的努力。

6月,维克拉马辛哈也在接受采访时感叹道,俄乌冲突加速了斯里兰卡的经济崩溃。他还警告道,斯里兰卡不会是唯一或最后一个“倒下的”。他说:“我认为到今年年底,你就能看到其他国家受到的影响。”

图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标签
相关推荐
0755-25916717 获取报价
获取报价
分公司
关于长帆
最新动态